您现在的位置:

炒南瓜的家常做法 >> 正文 >

千日寻峰――探秘喀喇昆仑,穿越克勒青_旅游养生

之道网导读:“蔓峰·千日寻峰”计划是几个人的梦想,我们决定利用三年时间,寻找,记录,分享人们鲜有关注,罕有记录的山峰及冰川。通过我们的努……

“蔓峰·千日寻峰”计划是几个人的梦想,我们决定利用三年时间,寻找,记录,分享人们鲜有关注,罕有记录的山峰 及冰川。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更多的人接触到这些壮美的山峰,为后来者提供资料的参考,为冰川的研究留下影像的记录。此计划的发起人分别为汗斯,田纳西门,昊昕,默涵。前三人为西藏 蔓峰户外 探险公司领队,长年活跃在山区,对雪山冰川有深厚的感情,后者则是一位告别户外三年的金融男,但在他心中却永远割舍不下雪山冰川。四人在拉萨 一次谈天说地中,大家都遗憾那么多美丽的山峰冰川不为人所知,汗斯便拍案而起扬言要改变这个局面,默涵则开始捶胸顿足感叹冰川消融,田纳西门瞬间列举了一系列值得分享的山峰冰川,于是四人一拍即合,千日寻峰就这样诞生了。

我们第一站选择了深入喀喇昆仑山 脉,计划完整穿越 克勒青河谷。理由如下:首先这里是除喜马拉雅 山脉以外,另一条极高峰分布区,此处分布着4座8000米级独立山峰,包括K2,迦舒布鲁姆 一峰,迦舒布鲁姆二峰 ,布洛阿特 。另外这里是除南北极以外,冰川分布最为密集的区域,包括音苏盖提冰川、特拉木坎力 冰川、迦舒布鲁姆冰川、Singhi冰川、以及从未有人涉及的AP冰川、雪谷冰川等无数的冰川。纯粹的山峰,密集的冰川,困难的接近,无人涉足区域的探索,与千日寻峰的完全契合。

第一站计划制定的线路如图所示,绿线是我们穿越的路线,就是克勒青河谷。此处是中巴边境,中印争议地区,因此进山手续批文较为困难复杂,除去边防证以外,需要多个军区批文。前半段从伊力克村到达特拉木坎力冰川,有骆驼队跟随,特拉木坎力冰川之后的路线无人涉足,无任何资料可寻,并且驼队无法进入,需要在海拔4700-5300高度重装寻找路线。徒步周期很长,对体力要求,心理的考验很高。

此次活动在队员的选择方面,非常多样化,千日寻峰的理念就是带领更多人探寻未知山峰冰川,因此并没有片面的完全选择经验非常丰富的户外达人,而是在顾及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的选择了不同生活经历的队员,发起者4人,参与者4人,极致玩家栏目组导演和摄影2人,队伍总计10个男人。(下图,一排从左至右分别为:颜波切、春石、默涵、无存、小红、昊昕、田纳西门;二排从左至右分别为:小兰、汗斯、小北。)8264的小驴背后是大名鼎鼎的K2(乔格里)

本次活动还要感谢银创(中国)管理集团的大力支持,极致玩家栏目组全程跟拍,KAILAS(凯乐石)以及SUNREE(山力士)装备的赞助,以及8264的帮助。

所有前期的准备也不赘述了,从下面开始还是迅速展示一下我们穿越途中的一些故事,很简单的就按照每天的行程来给大家分享喀喇昆仑山脉,克勒青河谷的壮美。我们整个队伍在新疆喀什集合,之前昆明事件的阴影多少会对每个人心理上产生或多或少的,况且此次行程均是深入南疆。但最终看到的才是最真实的,民族政治问题不谈,我们出发前的新疆美食支撑了我们进山,在山里最想念的也是那一碗碗过油肉拌面,一串串的。

维族是能歌善舞的民族,在喀什老城的几天时间,基本每天都会来听维族大哥弹奏各种民族乐器。满街的囊也成为之后徒步最重要的干粮,馕的制作和囊坑的制作还是比较吸引我们的。

我们徒步的起点在伊力克村。从喀什途径叶城进入219国道,通过麻扎,库地拐进山路,两天的行程到达伊力克村。当晚与当地驼工确认行程后,决定第二天启程。这个村子房子很明显是政府援建的,红顶黄墙 绿栏杆,独门独院。当地居民是柯尔克孜族,随行的有三位驼工,为首的我们叫他丹尼尔,所有需要驼队进入克勒青河谷或者K2大本营的队伍,基本都得到过丹尼尔的帮助。

4月5日 伊力克——柯尔克孜族牧场 物资清点齐备,8峰骆驼也集结完毕,除此之外驼工还带了两头驴子,一条狗。之后回看,额外的驴和狗在穿越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两头驴子除了让我们每天意淫驴肉火烧之外,过河驼人越野性能秒杀任何豪车,一条狗为我们驱狼守家尽职尽责。基本上村里大多数人都来为三位驼工践行,驼工的家眷们更是倾巢送行,一位小女孩安静的站在骆驼旁,握着鼻环,让我想起一幅画。

12点癫痫病医院查询出发,出村之后有一条很宽的土路,是当地开矿所建,沿土路行走将近两个小时,有一条分岔小路,沿小路行走,河谷映入眼帘,没想到河床竟然如此之高,河谷本身也非常宽阔,很明显经历了漫长的冲刷风化,河床已经土峰林立。

继续沿小路行走,引导我们走向河谷底部,河谷蜿蜒宽阔,此时还没有真正进入克勒青河谷,但已经非常壮阔了。可以看到驼队在河谷中是有多么渺小。我们选择这个时间段进行穿越,也是考虑到此时河谷内水量较小,一旦丰水期,河谷如此宽阔,我们将很难解决频繁渡河的困难。

整个队伍之前制定了每天大约的行程与扎营地点,但是与驼工沟通后,骆驼在我们之前规划的一些营地没有足够的草料,而且水源也是问题。因此前半段的行程及营地的选择,我们只能完全听从驼工的安排,即使这样在这个季节高海拔地区,也很难满足骆驼食物的供应,基本每天驼工还会单独给骆驼补充食物,食物是由面和水搅拌而成,我们都很热衷喂骆驼。

刚下到河谷,没多远遇到一个牧场,驼工示意这就是今天的营地,比我们的计划要少走很多路程,牧场不小,紧邻河道。头一天行程又短,很轻松的完成。

4月6日 柯尔克孜族牧场——一号羊圈头两天就是磨合,今天路程也不是很远,而且也没有真正深入秘境。但是确定了队伍的分工,其中包括做饭,驼队装卸等。今天我们需要过“一线天”,两边的山体将河谷挤压的只有一条很窄的通道,所以水流又深又急,我们无法从河道通过,因此需要沿山体攀沿而上,此处路非常陡峭,脚下便是深渊。

从山体小道下山后,河道又变开阔,之后路段冰雪加碎石,下山后有分岔口,我们需要继续沿主河道行走,走过一片红石滩之后短暂的上升下降,便可以看到河床上方的羊圈,羊圈有三个石头垒成的屋子。这是我们一路上最好的一个营地。但没想到等我们的是一夜的大雪,并且第三天的路也是最为困难的。

4月7日 一号羊圈——阿格拉达坂——克勒青河谷晚上下了一整夜雪,在帐篷里随时可以听到山体落石滑坡的声音,由于今天路程漫长,要翻越阿格拉达坂真正进入克勒青河谷,上升600米下降900米,看天气情况达坂上积雪一定很厚,因此出发比前两天要早将近两个小时。我们从一号羊圈下到河谷,进入正确的岔口,看到大片的冰河,我们在冰河上玩滑行。

翻阅达坂的过程,完全被天气掌控,头一晚的大雪注定行程艰苦。在爬升的过程中,深一脚浅一脚,十分费力。不久队员之前就拉开了很长的距离,一部分人紧随驼队之后,另一部分零散的落在后方。加之能见度也不是很高,为了后面队员的安全,此时两头驴派上了大用场,帮助落在后面的队员翻越达坂,这也埋下了隐患,让某位队员在后面的行程中开始依赖驴子,并且册封两头驴分别为奔驰,宝马。

在翻越达坂的过程中,喀喇昆仑山脉已经开始给我们展示他的险峻了,周围的山峰没有任何植物可以依附其上,山体破碎悬冰川比比皆是,山顶被风化的如插满了根根利剑。

在之前Google earth上做功课,阿格拉达坂这边应该有一个湖,大雪之后,湖已经不见踪影。接近达坂的地方有一块巨石(下图驼队前方),很难想象那个位置会出现巨石,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冰崩石裂让它成为了阿格拉达坂的一个标志。雪后的阿格拉达坂走起来有点绝望。

翻过阿格拉达坂之后一路下坡,下降将近1000米,均是沟坎乱石,坡度比上升时大很多,一路无心照相。直到克勒青河谷突然出现在眼前。真的很难简单的用宽阔来形容,下图衍生的方向就是我们要穿越的克勒青,他的反方向就是中国一侧进入K2大本营的路线。进入K2大本营的队伍不多,进入克勒青河谷的队伍就更少了,更不用说完整穿越克勒青河谷。现在开始就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了,这边的鸟看到我们都好奇,尾随着我们的驼队。我们真正的探索刚刚开始。

4月8日 克勒青河谷入口——杜宾刚日营地前一天行走强度大,而且今天距离下一个营地很近,我们计划两点出发。本来是休闲的一天,反而因为时间问题,引发了一件让整个队伍后怕的事。今天天气很好,出发时间晚,小北便独自一人带了相机和少量食物去登高拍照。大约十点左右便照进整个河谷,大家纷纷晾晒睡袋帐篷,小兰也从容的做出了一顿完美的早饭。但是临近一点,小北任未归来。整个队伍开始紧张起来,小北也没有带对讲机,大家分析小北可能行走的路线,分为四路。一路吃药能完全治好癫痫吗随驼队向下一个营地出发,在河谷中搜寻小北的踪迹;我和汗斯登上河谷东面巨大的河床,沿河床搜寻小北可能的登山路径;无存留守大本营等待小北;小田寻找营地周围较近的分岔谷地。最终河谷的队伍在东边河床上发现小北,由于小北下山路线选择错误,导致他无法顺利从河床下到河谷,我和汗斯最终与小北在东面河床会师,原路返回顺利下到河谷,虚惊一场。下图左边就是河床,至少30米高。

早上的好天气,山峰也露出了全貌。默涵说感觉进入了巴塔格尼亚,春石反驳到这是喀喇昆仑。确实,也只有喀喇昆仑的山这么古老这么纯粹。

水和适宜的温度真是生命之源,三天荒芜的大地上, 竟然出现了一片绿色,绿色旁边竟然是冰。我们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一个温泉眼,这种对比让我暂时忘记了小北走失的,绿色让人心旷神怡。

这张对比很明显,只有水帘洞的那部分是绿色,其他地方都是沙石,水落到地面上以后就会结成冰块。绿色的苔藓,白色的冰块,黄色的沙土,还有红色的一个二货,哈哈。水和适宜的温度真是生命之源,三天荒芜的大地上, 竟然出现了一片绿色,绿色旁边竟然是冰。我们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一个温泉眼,这种对比让我暂时忘记了小北走失的紧张,绿色让人心旷神怡。

小北跑丢以后,我们本来想痛斥他一顿,但是找到他的时候,那个惨样,手捧雪球,饿个半死,我们只能捧腹而笑。而且晚上小北给我们做了一顿柴火饭,面对美食我们只好闭嘴。但是从此小北就被我们称为冒险王,之后每天早上起床号都是“小北又跑了”。

这是今天的营地,为了感受河床被困,跑到河床上拍一张营地的照片

4月9日 杜宾岗日营地——迦舒布鲁姆冰川漫长的一天,完全行走在河谷里,越来越接近冰川了,属于我们的高潮也要达到了。冰川很早就看到了,但是望山跑死马。西游记大片开演。

田纳西门冰河上

无存家的狗,在他刚刚到达喀什的时候生病去了,他小不陪着狗5天送它离开,看到这张照片,我想他们家的狗一定很幸福。这条狗就是一路守卫我们,单挑群狼的卫士。

4月10日 迦舒布鲁姆冰川——小草地今天是徒步的高潮,天气万里无云,我们深入迦舒布鲁姆冰川冰塔林。

为了这次千日寻峰活动,近距里接触冰川,专门带了技术装备,在这种万年冰川下攀冰,无与伦比。这里的每一步,冰壁上的每一镐,都是独有的。

从冰塔林出来,我们继续沿河谷行走,迦舒布鲁姆冰川坍塌的冰墙出现在眼前,湛蓝的裂缝,这幅景象是田纳西门多年的梦。上他一张拥抱冰川的图片。

迦舒布鲁姆冰川末端,完全就是一面冰墙,后面迦舒布鲁姆群峰,震撼!还是震撼!

迦舒布鲁姆冰川深入克勒青河谷,这里形成了一个大拐弯,即使是这个季节,河道的水流也非常湍急,这里我们需要借助驴子渡河,如果进入丰水期需要借助骆驼,并且有危险性。

这一天信息量太大了,一路应接不暇,第二轮开始了,K2也拨开面纱出现在眼前。在极高峰分布区能出现这种天气,让大家都很兴奋。但是K2仍然保持着自己王者的身份,只有他峰顶飘着旗云。

极致玩家导演春石,他的微信头像已经换成这张相片了

冰塔林的光泽似乎像抹了清漆一般,远处的K2

绕过迦舒布鲁姆冰川,回望K2远去,安全渡河之后,迦舒布鲁姆群峰便又出现在眼前,方向正好是西边,如果营地扎在这里,早上可以拍摄到群峰的日照金山,那一定是绝无仅有的。可惜这里距离下一个营地来回4小时的路程,也不能确定天气是否依旧的完美,所以不得不放弃第二天来拍日照金山的计划。

在我们留恋眼前的壮美时,驼队已经远去,结果湍急的河流又横在我们面前,已经没有驴子得以借助。大部分队员不愿意湿鞋,于是选择了。

我个人还是更愿意直接一点,毕竟天气大好,此时的水流速度也不至于将人冲走。

4月11日 小草地——特拉木坎治疗羊羔疯的医院力冰川今天就可以到达特拉木坎力冰川,据多方面材料的收集,人类探寻克勒青河谷的足迹也只是到达过这里。之后的路程,驼队无法前行,我们计划重装穿越特拉木坎力冰川,继续深入克勒青河谷,探寻未知。为了能够尽早规划出穿越特拉木坎力冰川的路线。我和汗斯,提前出发,先于整个队伍提前到达冰川探路。路上还会经过Singhi冰川,但是我们心中更急于探求出通过特拉木坎力冰川的方式,一路急行,在海拔4500米左右的碎石河滩中,保持每小时5-6公里的速度,连续行进5个小时到达特拉木坎力冰川。Singhi冰川

特拉木坎力冰川

到达特拉木坎力冰川后,天气突然变差,狂风大作。我和汗斯简单的休息,吃了一些东西补充体力后,准备深入冰川,寻找通过的方式。之前的所有记录显示,来过克勒青的队伍,最多只到达过这个地方,影像资料也只是记录了特拉木坎力冰川正面的冰塔林。这里之所以困难,是由于特拉木坎力冰川的延伸,将克勒青河谷拦腰截断,冰墙直接与对面山体相接。驼队无法进出,之前的队伍也均原路返回。而我们计划此处,告别驼队,重装行进,跨越冰川继续向克勒青河谷上游挺进。在没有资料参考的情况下,我们要寻找最可行的方案。因此我和汗斯深入的每一步,都是克勒青穿越的进步,每一步也许都是人类的第一步。需要多少万年的沉淀,才能发出如此慑人的蓝。

我们慢慢向冰川与山体相接的地方行进,特拉木坎力冰川巨大,走了将近两公里都没能到达它和山体相接的地方。我们考虑到整个队伍的整体情况,此时更倾向与从冰川与山体相接出想办法通过,不愿意横跨冰川,毕竟冰塔林立,重装横穿将非常困难。冰墙下有很多小型冰湖。

冰湖很漂亮小巧,冰挂珠帘一般,这个冰湖浮冰上有一只小鸟在那里自己找乐子,跳来跳去,很生动。

我们逐渐看到冰墙与山体相接的地方,最初我们还是认为冰墙没有完全把路堵死,但是之后转过弯,冰墙完全顶到对面山体。

冰墙与山体相接处,都是崩塌下来的碎冰,我和汗斯的冰爪都在后面的驼队身上,不得不直接上冰。

走过碎冰之后,一条暗河出现在我们眼前,左边的山体陡峭,我们是无法从左边山体通过,继续沿着右边的冰墙慢慢深入。

深入的结果让我们惊讶,冰川直接悬挂在两边的岩石上面,下方是暗河道,河道长短无法判断,如果沿河道涉水进入之后的路段不确定性,危险性都太大。

不过我和汗斯还是决定继续涉水深入,大致了解一下暗河道的情况,但是就在我们准备继续前进时,左边岩体开始不断落石,悬冰也在落冰。此时我们没带任何技术装备,为了安全,只好迅速离开,明天早晨,在冰况稳定的情况下,再来尝试。

4月12日 特拉木坎力冰川探路攀冰昨天冰况不稳定,时间也不充裕。于是今天整个队伍对特拉木坎力冰川进行更详细的考察。评估了两条路线穿越的可能性安全性。其中一条通过暗河,另外一条直接横跨冰川。

戴上技术装备,大家共同来到前一天所考察的暗河前,今天有了冰爪,在崩塌的碎冰上行走,游刃有余。

跨过碎冰,来到了暗河和悬冰川处,开始尝试涉水通过暗河。上方落石落冰的可能仍然很大,虽然带了头盔,但是安全也是无法完全保证的。

这里汗斯已经开始涉水准备进入这条暗河,对面有光透过来,目测长度并不是很长,河水都是冰川融水,冰冷刺骨,没办法长时间待在水中,涉水的过程中上方还在落冰,头顶上悬着冰川还是有很大的心理压力。

这张图是突破性的,已经走过暗河,对面河谷开始变的宽阔,从Google Earth上观察之后的河谷不再完全被冰川堵死,因此从这里是可以穿过特拉木坎力冰川的。

我们基本掌握了暗河的情况,是可以从这里通向之后无人涉足的秘境,此时我们已经突破了前人的足迹,我们此刻还要对从冰塔林上方通过的路线进行评测,好最终决定之后的路线。

经过实地考察,只有悬冰暗河那一段,冰川是完全横架在对面山体上,而且涉水长度在这个季节是可以接受的,水深也只没过。我们最终通过暗河后没有继续向前行进,但地图上可以看出被冰川挤压的河谷已经逐渐开阔。

再放大一些,细节会看得更清楚

北京癫痫权威医院

从西侧山体上拍摄冰川的全貌,可以看出特拉木坎力冰川的壮阔,因此选择在冰塔林上方横跨冰川,相比穿过暗河要困难很多,我们探清楚暗河情况后,轻装深入冰塔林,开始探寻冰川上方的路线,最开始我们对这条路线的担心主要在于冰裂缝以及冰塔林来回上下爬升是否能重装通行。探路后发现,冰裂缝的危险基本可以忽略,作为冰塔林末端,裂缝都被风化的沙石填满,上图也可以看到黑色的部分均为沙石路段也无需反复攀升冰壁。唯一的弊端就是路线较长,地图上观察从我们扎营的地方算起,我们需要在冰塔林中行走3公里才能完全横跨冰川。

之前很多天都在忙于赶路,今天一整天都忙着探路,晚上终于得闲,大家都很想在特拉木坎力冰川夜攀,在这种万年冰川上攀爬,而且是夜晚,难得的体验。远处的月亮。

拆保护站的时候,还是技术不够熟练,打了两个冰洞没打通,当时真想把装备丢掉。

没有脚架,还是虚了。

楼主这几天去希夏邦马南坡大本营了,所以没能及时更新,现在速度完成作业。前一天提到为了安全通过特拉木坎力冰川,我们尝试了两种不同的通过方案,晚上大家集体开始讨论接下来的行程,之后路途骆驼将告别我们,意味着只能重装前行。首先特拉木坎力冰川的通过已经不成问题,无论是选择从暗河,还是跨越冰川都在队伍的能力范围之内。但是现在存在的主要问题是,重装前行之后海拔会越来越高,后面计划的行程还要通过三个横跨河谷的冰川以及一个大冰盖,经过多日的行程,能够在体力和心理上继续下去的队员不足四人。长距离未知区域的穿越,经过我们衡量之后,少于四人的队伍虽然机动性更强,但是同时危险性也有所增加,一旦有人出任何问题,其他两人很难帮助其脱困。鉴于千日寻峰活动,还是需要将安全作为首要前提,对于特拉木坎力冰川我们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综合考虑队伍成员此时的整体情况,是没有办法全员继续向前。最终做出艰难的决定,停止脚步,全员返程。

对于最初的计划,我们没能完成,但是对于千日寻峰的这个活动,我们始终围绕其初衷。我们尽所能的拍摄下关于山峰和冰川的影像,带领不同的人深入河谷近距里接触山峰冰川,同时留下了很多路线山峰的信息,并且开始分享给大家,帮助想要深入此地的队伍。

我们关于克勒青河谷的完整穿越不会因为此时的返回而终止其脚步,由于河谷穿越季节性的限制,我们蔓峰千日寻峰团队,还会在合适的时候继续完成克勒青河谷完整穿越的计划,有了这次突破性的进展,下次的尝试将会更有把握。同时第二站的寻峰活动,我们会在更为熟悉的喜马拉雅山区进行。

在任何一次的探险及远征中,永远都不能忘记甚至忽略当地人的帮助,我们此次寻峰活动,也得到了当地柯尔克孜族驼队的帮助。8头骆驼,3名驼工,陪我们走完了12天的路途。按照队友春石的话,此次是其户外经历中最接近于斯文赫定时代古典探险的一次。在此感谢3位柯尔克孜族驼工。一路上,多处营地无法给骆驼提供足够的食物,很多时候都需要驼工亲手来给骆驼制作额外的食物,如果天气恶略,此项工作其实非常艰辛。

我们攀冰的时候,三位驼工拿着我们的冰镐,也会好奇的参与一下,虽然没有冰爪,但是爬上比较简单的冰坡对他们来说轻而易举,这张照片彼此互相牵着,穿着军大衣,绝对是兄弟连。

其实最触动人心的还是这一幕,这一幕每天会发生五次,风雪无阻。信仰有时候真的会让我们汗颜,他们严格遵守着穆斯林每天五次礼拜的习惯,有时候走着走着,他们会将骆驼的鼻绳交到我手中,面朝麦加的方向念经跪拜,甚至有一次在他们跪拜的时候,跟随他们的毛驴也一同跪下。

如果只看山峰冰川,只看趟河攀冰,一路将是多么诱人,多么让人神往。但在触及这些壮美的背后,我们整个队伍都是用自己身体和意志在坚持。探险,远足,的风光无限背后隐藏着是一张张惨不忍睹的画面。 来姑娘们尝点野味儿吧。默涵

汗斯

昊昕

看到上面被晒崩溃的脸,现在大家都基本已经休整过来了。于此同时换来的是我们努力搜集的一些山峰的资料,蔓峰 千日寻峰团队会逐步整理和完善一些地区的山峰信息。这些山峰没有那些8000米级的光环,也没有朗朗上口的名字,更没有神山圣山的光环,但是他们依旧壮美,默默的伫立在天地间。

© http://ms.vwxxk.com  饼菜谱大全    版权所有